ballbet贝博官网

上海徐家汇这家面包房,30年不卖一个隔夜馒头,“疫情来了更不能砸招牌”

工作日中午的愚园路,梧桐落叶伴着午休时分出来觅食的白领,一切看起来与往常并没有不同――除了大家脸上各式各样的口罩。在愚园路长宁段,不少沿街商户在江苏路街道、华阳路街道和街区管理方创邑实业的指导下,逐步敞开了大门,调整因为疫情戛然而止的生意。

高茹担任店长的“耳光馄饨”就是其中之一。店铺位于宏业花园小区内,是愚园市集一楼沿街小吃店的一份子。3月11日中午,店内只有2、3桌客人,高茹消毒完一桌离店客人坐过的桌椅后,回到了前台。此刻,她最想听到的声音,是“叮咚,你有新的订单了。”没错,虽然堂吃客人数量极少,让店内场景看着有些“萧条”,但3月以来每到工作日中午就一个接一个出现的外卖订单,让这位能干的安徽妹子又觉得干劲十足。

愚园市集

高茹向记者展示手机中美团外卖“安心餐厅”的信息上报后台

疫情的出现,让原本打算回家老家过年的高茹临时取消了行程,决定留在上海。2月10日,沪上第一批企业复工,耳光馄饨作为愚园路街区民生服务的一环也准时营业,高茹就成为留守店里的中坚力量。“隔壁苏州面馆的伙计都是湖北的,暂时回不来,老板还开不了业……我们这里虽然留在上海的人不多,但总算能坚持营业。”为记者端上热腾腾的荠菜馄饨和炸猪排,她不忘招呼记者记得要倒一碟泰康辣酱油沾一下猪排。她说,进店工作第一年,就发现上海人吃炸猪排一定要加辣酱油,“蘸番茄酱都不是最正宗的。”

衡山坊地标书店“衡山・和集”

与高茹不同,王子轩经营的美发沙龙“My Hair”才刚开业一周。此刻,这位年轻的店经理和同事们,还在试着摸清上海消费者的喜好。美发店位于徐汇衡山坊,与徐家汇公园一街之隔,是徐家汇商圈闹中取静的好去处。轻扬的音乐、柔和的灯光与金属镜面装点的店内空间,倒恰好与徐家汇复古和摩登并存的气质相匹配。

然而,疫情事发突然,原定2月初开张的美发沙龙,愣生生推迟到了3月才开门迎客。“我们的‘Tony老师’手艺都很好,可惜现在暂时只开放‘洗剪吹’服务。”在徐汇区市场监管局和衡山坊运营方上海衡复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指导下,店铺暂时取消了耗时较长染烫业务,同时将每一组预约客户的进店间隔控制在1个小时以上,确保店内不出现人员聚集。

王子轩在“My Hair”店内,前台增加了测温枪、消毒纸巾、免洗洗手液

3月1日,美发沙龙开业前的全店大消毒

这家在北京三里屯、望京等地已经开设4家门店的高端美发沙龙,今年是第一次进驻上海。王子轩告诉记者,去年10月,店铺就开始进场装修,“的确有很多雄心壮志想要施展,但是现在遇到疫情这么特殊的情况,保障‘人’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他所说的“人”,是店员和消费者。“政府和业主都发来详细的复工指南,我们的剪刀、梳子、夹子在使用前后都要消毒,还专门买了一次性围脖纸、刘海遮挡纸、消毒水、消毒纸巾、消毒液、免洗酒精……”一切能想到的消毒产品,都被店里收入囊中。目前,店铺已经在衡山坊业主的指导下提交了徐汇区的租金减免申请,这让王子轩稍稍松了口气。当被问及疫情结束后店铺有什么新计划时,这位时髦的店经理回答得却无比朴实:“先把店做好,把人都保住,其他再慢慢来,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徐家汇商圈,天钥桥路白玉兰面包房

3月11日,黄建宙(左一)与徐家汇市场监管所巡查执法人员

“ 上海爷叔”黄建宙的情况又有些不同。身为上海白玉兰面包食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徐家汇商圈天钥桥路上的面包房,自疫情发生以来一直坚持外卖营业。“我们是30年的老店了,把二楼堂吃关掉,自己严格把关,一楼的点心还是要让老百姓有地方买的。”老店的坚持,是为了让消费者在特殊时期,仍旧能从那一份“不变”中汲取信心。

面包房门口,时刻提醒顾客排队要保持一米距离(虽然其实蛮难遵守的,点心太诱人大家不知不觉都往前挪了一小步……)

白玉兰面包房是天钥桥路上排队人数最多的沿街店铺之一。春节开始,黄建宙已经连续一个半月没有休息,几乎天天都来店里巡查蹲守。每天2次在徐汇“汇治理”小程序上报店员体温,提交每天的消毒频次,与徐家汇市场监管所实时沟通,甚至琐碎到查看店门口的排队人群是否遵守了“一米之约”,都是他的工作内容。

“消费者信任我们,觉得我们东西卫生,动销快,我们只能更严格要求自己。”老黄说,过去30年,面包房都没有出过食品安全问题,“不卖一个隔夜馒头”就是老品牌的坚持,即便是这次疫情爆发,也不能砸了招牌。眼下,店里不论是花卷、青团、烧麦,还是原先散装称斤轮两售卖的白脱小球、羊角包,全部“归置”到了塑料餐盒或食品袋中销售。

“现在大家都说对境外返沪的居民要不分中外、一视同仁,我们的商品也‘不分中西’,全部包装好销售,要担得起消费者的信任。”

Back To Top